首页 八卦正文

路嘉欣:张震岳一句话罩我20年

距离上次发专辑已隔17年的路嘉欣,对歌手身分非常执著。

「我唯一落落大方的时候,大概就是面对逆境吧!」路嘉欣用40岁的轻熟口吻,幽了自己一默,笑称自己个性拘谨怕麻烦,而且总是瞻前顾后,所以相当崇拜同为金牛座的张震岳,总是活得洒脱自在。两人相识20年,只要阿岳老话一句:「欸,有事要说哦!」就能让路嘉欣觉得一切都很罩;如今相隔17年,路嘉欣重拾歌手身份,阿岳为她写了〈落落大方〉,她会心一笑说:「那是我一辈子向往的境界。」

张震岳是路嘉欣歌唱与心灵上的良师益友。

其实,〈落落大方〉的风格很「张震岳」,是我专辑中最简单又直接的歌,除了编曲很直觉,每种乐器音调也出现在最舒服的地方,很自由潇洒。好久没碰到阿岳了,上次在一家咖啡厅门口遇到,他淡淡地说:「最近还好吧?欸,要好好的哦!」有些人的一句话,比别人的一百句话还深刻。

失了恋 哭不出

发片前,阿岳跟我说:「歌好听就好,其他都不重要。」我的确不是想做一张概念多强的专辑,只是单纯想要集结我欣赏的音乐人朋友,这比起被归类成什么样类型的歌手还重要,何况要帮我套上其他人物设定,恐怕很快就穿帮。

气质清新的路嘉欣,音乐作品也充满个人风格。

大学刚毕业时,在「操场」酒吧认识了阿岳,那年失恋我完全哭不出来,过了好几个月,某次在KTV时,躲在阿岳身后哭了好久。我以前个性更拘谨又少话,所以常有人以为我不开心,阿岳会帮我跟其他人说:「没事,她就是这样。」然后拍我的背说:「欸,有事要说哦。」总让我当下自在许多,对自己也比较放心,至少不用害怕自己是个麻烦。

当艺人后,我担心在演唱会上哭,也怕演不好拖累剧组,还是想很多。八年前,我演林奕华导演的舞台剧《贾宝玉》,林奕华从不讲对错,只鼓励我:「人在脆弱或愤怒的样子,都是很珍贵的,不要害怕在台上表现情绪,什么状态就如实上台。」让我更认同自己,也磨炼出自信。

男星搭新干线PO自拍照揭日疫情 网见这景象傻眼

市川海老藏出身于日本知名歌舞伎世家。 日本男星市川海老藏出身于日本知名歌舞伎世家,帅气有型的外貌迅速累积大批粉丝,昨天搭新干线前往京都拍戏的他,没想到在车上一张自拍照引发讨论,惊见整个车厢只有他一个人,让所有日本网友直呼太惊人了。 市川海老藏6日在Ig上传自拍照,只见他身穿黑色连帽外套,戴着墨镜,此外日本新冠肺炎疫情攀升,也让他戴着口罩防疫,不过却发现同个车厢后排几乎净空,也让他表示:「到处都是空的,武装,前往京都,明天开始要拍时代剧」,对比以往东京前往京都的新干线总是座无缺席,可见疫情的恐慌让日本民众人心惶惶。 市川海

悲到底 反乐观

我把这几年的感触写进新专辑的歌词里,例如有次在街上看到一位孕妇推著婴儿车,一手拿着手机边讲边哭,也许她遭遇困难的事。生活很不容易,我们都有一分倔强摆荡在现实生活中,心里都有个想去的地方,就像我有一首歌叫〈满洲里〉,我不知在哪,但听起来够远、没有分好坏,很符合我对远方的想像,有点乌托邦的意思。

虽然作品不算多,但路嘉欣拥有一群死忠歌迷。

〈满洲里〉这首歌是专辑中的大魔王,是我人生中遇到最难唱的歌。我找艾怡良作曲,虽然她贴心地说「音太高可以改」,但我想保留原貌,所以没降Key,忌口很久才进录音室。不过,第一天录制就崩溃,因为很多技巧做不到,唱不出感情,后来我发现让情绪走在前面,技巧自然而然都有了。

路嘉欣和姊姊路嘉怡在演艺圈互相扶持。

工作态度拘谨,让我满悲观的,常把最坏的都先想过一轮,所以面对挫折不会不甘心,遇到突发状况也没什么好怕。〈满洲里〉最后一个重音收掉后,像是掉进无重力空间,停顿一秒又吸了一口气,我想表达的是「一息尚存,还能继续讲下去」,因为悲到底反而是乐观的。

更多 CTWANT 报导

【从负分开始1】明星蛋糕店BAC打掉重练 金色三麦伸援手 已感受不到刘真... 命理师不舍叹:黄金时间已经错过了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Sunbet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1207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16
  • 标签总数:1068
  • 评论总数:158
  • 浏览总数:80714